您的位置: 首页校庆专栏茗人园地
2016-06-29 17:37:10  周玲

《我的人文普洱》——阮殿蓉

 我的普洱观

 

真正优质的普洱茶,其陈香必须是建立在安全和卫生上的陈香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人们对纯天然,无污染饮品的追求,为普洱茶的发展与普及迎来了一个难得的春天。随着人们对普洱茶认识的深入,尤其是其特殊医药效用不断被发现,普洱茶赢得了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青睐,并因此形成了一个逐渐扩大的普洱茶消费市场。然而作为健康饮品的普洱茶要健康的走下去,成为滋养人类千年万年的保健饮品,最关键的还是取决于它的安全性、卫生性。

从这个角度来说,现代普洱茶除了保留传统普洱茶越陈越香的特性之外,更应突出其环保、绿色、卫生及安全的品质。

事实上,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随着“绿色堡垒”的扩大,地区性的贸易协定已经很大程度地影响着我国茶叶的发展,也制约着普洱茶走向世界的步伐。有资料显示,随着欧盟对茶叶农残检验范围的扩大,我国对欧盟的茶叶出口量已从1998年的38504吨下降到了2002年的14531吨。因此,当一个人人关注健康的时代来临,在茶叶的原产地云南,全面提高普洱茶的品质,把这种传统的历史名茶做精、做卫生、做安全,使之更大程度地满足和造福人类,就成为了每个普洱茶人应该肩负的历史责任。

要使普洱茶真正成为造福苍生的卫生保健饮品,就必须抓好普洱茶生产的各个环节,首先是原料环节。

优质的茶叶原料,是生产优质普洱茶的保证。因此要打造纯天然无污染的精品普洱茶,就要抓好原料环节,而原料环节,又取决于茶园基地的建设。作为普洱茶的传统生产地,云南至今还有大片保存良好、种类齐全的古茶园。这些茶山周围具有非常良好的生态环境,而且生物多样性保存较好,茶树的病虫害少,通常是靠天敌与病虫之间的生态平衡来控制茶树的病虫害。云南历史上“名重天下”的普洱茶,就是由这样的茶园提供原料的。建设优质的普洱茶园基地,要基本杜绝农药的使用,即使是发生病虫害,也应选择农业防治、物理防治与生物防治的办法,最大限度地保证普洱茶原料的天然品性。

要打造优质的普洱茶,还必须解决有害细菌超标的问题。当前,随着我国茶叶出口门槛增高,国外对我国出口茶叶的卫生检测越来越严,因此必须最大限度地降低茶叶中的农药残留,解决重金属和有害细菌超标的问题。

普洱茶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形成了自成一体的生产工艺,这里面隐藏着大自然秘不示人的玄机。但是过去小手工作坊生产的普洱茶,由于生产环境及生产设备的制约,常常会导致有害细菌超标的问题。更让人担忧的是,近几年来,随着普洱茶热的持续升温,一些人只顾眼前利益,将从各地收来的低价散茶,在那些环境恶劣的作坊中,通过加高温、高湿做起发水普洱茶来,那样的生产环境,昆虫与细菌孽生,所生产的“普洱茶”不但丧失了贡茶的高贵品质,而且人们误饮之后,还很可能对身体造成危害。

作为饮品,同时也作为保健药品的普洱茶,要将其贡茶的优良品质发扬光大,使其成为风靡二十一世纪的卫生、安全的有机饮品,就必须在继承传统生产工艺的同时,充分吸取人类文明的成果,将茶叶生产的先进技术和现代化的高新技术引入茶叶生产、加工和流通的全过程,精耕细作,精工细做,精益求精,建设和引进完全符合食品甚至药品生产卫生要求的厂房和设备,以生产药品的要求去生产普洱茶。

要达到这一目标,就得建立健全质量保证体系。在普洱茶的生产流程中,质量检测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其重要性不能简单地理解为购买先进的检测设备和设置检测部门,更重要的是要从茶园管理,茶叶的加工、包装、运输、贮存到消费者的消费,在整个过程中进行质量体系的全方位建设。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生产出能传之后世的普洱茶,也只有这样,我们的普洱茶才能随岁月的流逝而更臻完美,成为活的古董。

因此,真正优质的普洱茶,其陈香必须是建立在安全和卫生上的陈香。

在历史的长河中,每个时代都该有每个时代的普洱茶精品,一代茶人也应该有一代茶人的追求。千年遗风,百代文明,前人已经抒写了普洱茶灿烂的历史。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后人应该唱响的是普洱茶未来的光荣,那就是安全、卫生,同时又能与岁月一起成长的普洱茶。

 

 

攸乐山考察记

在那浓烈的绿意中,是基诺族风格鲜明的房屋,

安详地藏在山里

 

又到攸乐山。

借参加纪念孔明兴茶1780周年暨中国云南普洱茶古茶山国际学术研讨会的机会,我们二十余人的六大茶山茶马古道考察团回到西双版纳,造访古六大茶山。

第一站就是攸乐山。

选择它作为第一站,不仅仅是因为它离景洪近,也不仅仅是因为它在历史上曾有过的“六大茶山之首的地位,而是因为一种崇敬,一种思古之幽情。强烈的阳光下,是热带充沛的雨水孕育的大片雨林,在那浓烈的绿意中,是基诺族风格鲜明的房屋,安详地藏在山里。考察团的团员中,有人在端详基诺族的房屋建筑时脱口说出了帽子二字。这不是新奇的发现,只不过是看见而已,事实上,基诺族的房屋就是仿诸葛孔明的帽子建的,他们自称是孔明的后裔,是茶祖的后代。在他们心里,自己才是货真价实的茶人。

传说总是诱人的,它总是从一些干瘪而没牙的嘴里泄露出来,就像山泉,不经意就挤出了石缝。相传在一千七百年前的三国时代,南征的孔明率军到此,一部分贪睡的士兵“丢落“于此,待他们追上孔明,却因为军规不可违而不被收留。慈悲的孔明念及落伍者的生存,赐予茶籽,嘱其好好种茶。为了他们能抵御热带的烈风暴雨,赐帽让他们照样子修房建屋。从此,种茶采茶便成了基诺族的传统,茶,已经和这个民族血脉相融了。

我们朝着寨子后面进发,气喘吁吁地爬上一个缓坡,数百年的龙帕古茶园就跌入了眼帘。那些古茶树,有的长得比碗口还粗,高度超过了壮汉,因为无人管理,茶园有几分荒芜,也有几分沧桑。没有人采过的茶箐肥厚柔嫩,我和团员采两叶放在嘴里,细细咀嚼中,有涩涩的滋味。但是过了片刻,大叶种茶的回甘就显现了出来。我们的嘴里,都有了那种甜丝丝的味道了。

那是一种从口腔向心灵深处延伸的甜味,绵长温和而不失坚决。那也是一种最适宜追溯的甜味。从三国时期开始种茶的攸乐山,到了清初,千年与茶相关的历史也不仅侵淫了厚重的茶文化,而且,也将莽莽攸乐培养成了著名的普洱茶产地,当时以龙帕寨为制茶中心的攸乐普洱茶,一度是皇家贡茶。清雍正七年(1729),云贵总督鄂尔泰奏请朝廷同意设立了普洱府,并在思茅设立了茶叶总店。也就在同一年, 因为攸乐山“车里茶山的咽喉之地“的特殊地理位置,再加之产茶重地的因素,清政府地方当局在此设立了一个维护茶山治安和管理茶山茶事的机构——“攸乐同知”,攸乐茶山茶叶生产的盛况,从此可窥一斑。

从历史的沉醉中走出来,我们的目光又再次被那些郁郁葱葱的古茶树吸引了。都听说过基诺族有一种罕见的吃茶法——凉拌法,我们也忍不住想亲手尝试做做。于是便采集了一些鲜嫩的茶叶,将其带下山来,到了餐馆,一群人聚集一起,按照过去书上看来的做法,将其揉软搓细,放在大盆里加上清水,投入黄果叶酸笋酸蚂蚁白参大蒜辣椒盐巴等配料拌好了。当我们把它与糯米饭佐餐,口中不仅清香甘甜,还余味悠长,据说,这凉拌茶还有添体力驱寒消暑之功效呢。离开攸乐山之前,我们特意到基诺族寨子里走了一遭。我们转悠的龙帕村是一个小小的寨子。寨子里只有一家小商店,一个怀孕的皮肤黝黑的少妇坐在商店的柜台前,两个基诺族的少年在向她购买糖果。他们将糖果放在嘴里,然后展开糖纸,猜糖纸上印的恐龙的名称。我凑近,发现他们的恐龙知识,不比昆明同年龄的孩子少。寨子里时有摩托驶过,景象大致是一样的,一个帅气的基诺小伙,后座上载着一个漂亮的基诺姑娘,在寨子里风一样的窜出窜进。是他们提醒着我,文明与进步,是全人类的渴望。

离开攸乐山去勐仑参加纪念会的路上,我猛然发现,我已经历了最好的纪念。纪念茶祖孔明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做一个茶的圣徒,拜倒在攸乐山古茶园翠绿的茶树下。  

 

《我的人文普洱》第一辑.zip                     

Copyright © 2009 , 云南农业大学龙润普洱茶学院